芳菲歇

那个人很可怜的,年纪轻轻就痛失所爱。

 

昨晚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中梦,直到今天早上被吓醒,记忆深刻,惊心的感觉犹存,现在给记下来。

故事的开头,男主走在普通的街巷,路遇男二,身份设定是他们都是中学生,初高中时期的少年,男主平时看起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普通学生,表现平平无奇,但男二(尖子生)知道他是刻意隐藏自己的天分,一直视他为对手,喜欢找他茬。

他们这天和往常一样在校门口遇到(我都能感觉到男主的心累),然后镜头一转,来到课堂,老师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和男主的实力心知肚明,就叫男主起来回答问题,是一道数学题,看起来很复杂,但解释明白了就类似于:什么时候,4x是x的倍数?答案是x不等于0的时候,就是说,如果说男主的实力是男二的多少倍,那么至少他要正视男二,他自己的实力才能够因为对比凸显出来。(不要问我逻辑)

这里有个男主心里过程的转变,大概类似于不会再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。

然后镜头再一转,街边的一个店,正对店门口有一个巨大的电脑,男二进来玩电脑,然而电脑后面左边藏着一个拿枪的杀手(正面角色),右边藏着男主,我也不知道男主怎么藏进去的,而且梦里细节特别清晰,男主穿着一双白色板鞋,还担心会不会太显眼被男二看到。

然后就是男二嘴里自言自语埋怨男主,然后镜头再一转,杀手拿着枪带着他们一起藏进了里屋。

然后!!!外面街巷的人突然被感染,变得神志不清,开始丧尸化了,他们攻击一切活着的生物,街上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断肢和尸体,还有狂躁的丧尸,男主男二和杀手赶紧关紧门窗,但是没有用,丧尸力量太大了,门窗很快就变得破烂不堪,于是他们就逃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拥有的设定:活着的人会随机拥有超能力。

逃亡的过程中他们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地方,那里软绵的奶油铺了满地,堆积成山,各种甜品到处皆是,遍地大葱(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),这里是一个喜欢下厨的老奶奶的农场,她拥有了超能力,向空气中用手挥洒亮晶晶的粉末,土地就会变成能吃的奶油,长满能吃的巨大化的食物,主角们这时候已经经历了无比凶险的战斗,一群人狼狈不堪,有个镜头是主角欢呼着扑进了甜品山,一边哭一边大口吞奶油。

然后是他们发现老奶奶会把死去的人埋在葱山的下面,这样可以防止他们丧尸化(?原理呢),而且主角他们在和丧尸战斗中,发现了丧尸是根据呼吸来判定攻击对象的,哇,梦里这一段特别憋闷,因为主角好几次需要屏住呼吸,而且是在极度惊恐和慌乱的情况下。

那是真的一种末日的感觉,关键是身在其中的人已经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,一切只是为了活着,无暇他顾,对抗丧尸的部分简直如同羊圈防狼,堵了这边漏了那边,基本全程都是在逃亡,没有武器,没有食物,一直在目睹屠杀和死亡,一路宛如惊弓之鸟,才到了老奶奶那边平静的乐园。

这里到了乐园的只有男主和杀手,那边男二好像躲进了一个饭店,饭店有个中年大妈服务员,她在丧尸感染出现的初期就已经敏锐地注意到了,于是去了顶楼的杂物间,有水有食物,还有各种杂物充当防守的障碍物,镜头转到那边的时候,她坐在通往天台的楼梯口,周围围着摞成堆的铁器,有电热壶,各种水桶,在她上方,天台之上,一个冷面少女负责远程防守,拿着弓箭射击丧尸,她们就这么在这个据点艰难地存活下来。男二也在这里,但镜头里没有他。

后来就是人类和丧尸攻坚战慢慢趋于平稳,但这个时候世界的丧尸二次进化了,主角那边完全陷落,因为老奶奶的庄园里整整埋葬了一整座尸山,当那些尸体僵硬地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的时候,我日,主角们几乎要吓死过去,我也很吓!!然后就是继续夺路狂奔,然后男主男二汇合,他们和路上遇到的其他小伙伴(没给正脸,也没有具体角色设定,就类似于很厉害的科学家),他们制造了一个远程攻击的武器,直接轰了那座尸山(这个时间差逻辑不通),并且在他们和丧尸群之间轰炸出一条很深的战壕,可以隔绝丧尸过来。

后面的记不清了……但隐约记得,这个梦之外还有个梦,在那个梦中世界里,这个梦不过是人们交口称赞的一部小说,或者一部电影,而镜头转向作者,这个世界也没那么平和和简单,反正一路就是心惊胆战,把我活活吓醒了……

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直面丧尸的那部分了,没有电影那种慌乱的尽头,就是一个远距离的长焦镜头,到处都是尸体、血肉,主角们在荒诞的茫茫世界里疲于奔命,没有安全的地点,因为并不知道丧尸终究是怎么形成的,也许身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了丧尸,一个不小心引来丧尸,结局就只有死,那种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的感觉太真实也太可怖了。

还有个bug,梦里丧尸们设定的是一到夜晚便恢复神智,但全体失踪,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,白天又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继续成为嗜血的怪物。梦里面“我”推测的是他们恢复神智会回到家,然而对自己做过什么一无所知,这不可能,只能当做梦里的bug。

 
评论

© 芳菲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