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菲歇

那个人很可怜的,年纪轻轻就痛失所爱。

 

最近右手腕的旧伤又犯了,时不时地刺我一下,痉挛疼,怎么都不给我安分一点,妈的。

想一刀把它钉死在桌子上。

 
评论

© 芳菲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