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菲歇

那个人很可怜的,年纪轻轻就痛失所爱。

 

最近左眼皮总是时不时地狂跳,他觉得是眼抽筋了,但周围人一致迷信说这是要走财运的象征。人穷的时候真的会巴不得天上掉钱,但穷习惯了就觉得也还好。越穷越吃。肚子时刻饱胀,空气也依旧是潮湿的,春天来了,总也不干,像是搅在洗衣机里,难受得要命,还会频繁陷入自我厌弃的循环。

只有风。

只有风干脆利落地呼啸而过。这令他想起很久前他离开故乡时候的决绝。

春天风很大的时候他就很喜欢出门放风筝去,风筝不值钱,风也不值钱,可这能带给他莫大的快乐,像是一切都被吹走了,无影无踪。

他跑在风里。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芳菲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