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菲歇

那个人很可怜的,年纪轻轻就痛失所爱。

 

“重伤不治者请于暗处慢慢腐烂。”

“我们急着在用高兴来逃避死亡的阴影。”

啊,这直击心灵的评判。

我曾两次无比接近死亡的深渊,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,不知生死的年纪曾轻谈生死,如今也活成了一个畏死之人。

我依然不知生死。未曾闻道,死不可也。

 
评论

© 芳菲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