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菲歇

那个人很可怜的,年纪轻轻就痛失所爱。

 

其实如今我已经很少发怒了,努力把日子过得平淡如水,像是瘫在岸边的鱼,呼吸都不敢急促,生怕赶快了会过早榨干赖以生存的氧气。今天情绪一时无法控制,忍不住大吼大叫了一通,甚至赌咒发誓都用上了,诅咒自己的生死,然而那根绳结依旧没有解开,对方和我一般无二的固执己见,而我从未能够留长指甲。

吼完之后是有后遗症的,嗓子痛得要命,我少有地呼吸急促了一会,告诉自己不能生气,要控制情绪,然后慢慢平复下来。

焦虑症像是忽然造访,一脑袋的想法,然而停不下来去仔细想清楚,只不断地打开网页或者app又很快关上。没多久有朋友发了一篇文章链接,来自很多人欣赏的一位作者,读完了文章以及相关,忽然有一点点真正的平静了。

很多时候会有这样有所感悟的时刻。

有一天我想起来遗忘许久的某次我被打动的瞬间,我被那个发生过的事实再次震惊了,自那次后,那个情景我再也没有忘记过。

祝今天的你们生日快乐。

我真希望快乐是能够再久一点的。

 
评论

© 芳菲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