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菲歇

那个人很可怜的,年纪轻轻就痛失所爱。

 

时常有一种深沉宁静的悲哀击中我,是行走在热闹人群中的空旷感,是夜深人静时的孤独与寂寞。这种感觉永远是忽如其来的,是油然而生的。甚至说,从能够感知生命的那一刻起,同时也就感受到死亡的阴影,从第一次体会快乐,便知晓了不快乐的滋味。共情与同理心往往在体会悲剧的时候更敏感,所谓万古同悲,这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悲哀感,贯穿了每个人的一生,无人没有不伤心的时候,而这种感觉甚至不可名状,它可以是怜悯、欣慰、平静,或者仅仅是死灰复燃的那一点火星,可是它出现了,那么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会被它所占据。

有完全忘掉它,至欢的时刻吗?有的。可是欢如春冰,比雾还容易消散。只有它是永恒的。

沉静的,深远的悲哀。

  2
评论
热度(2)

© 芳菲歇 | Powered by LOFTER